罗荣桓

罗荣桓,原名慎镇,字雅怀,1902年出生于湖南省衡山县一个乡绅家庭,中国军事家,政治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建人和领导人之一,是中共第七届中央委员,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一、第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1955年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63年12月16日卒于北京。
罗荣桓,原名慎镇,字雅怀,1902年出生于湖南省衡山县一个乡绅家庭,中国军事家,政治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建人和领导人之一,是中共第七届中央委员,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一、第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1955年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63年12月16日卒于北京。

罗荣恒 - 个人概述

1902年生,湖南省衡山(今衡东)县人。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同年转入中国共产党。 参加了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军一师一团特务连党代表,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十一师三十一团营党代表,第二纵队党代表,红四军政治委员,红一军团政治部主任,江西军区政治部主任,红军总政治部巡视员、动员部部长,红八军团政治部主任,红一军团政治部副主任,红军大学一科政治委员,中国工农红军后方政治部主任,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历任八路军一一五师政治部主任、政治委员,山东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中共中央山东分局书记。解放战争时期,历任东北民主联军副政治委员,东北军区副政治委员,东北野战军政治委员,第四野战军第一政治委员,中共中央华中局第二书记,华中军区、中南军区第一政治委员。 建国后,历任中央人民政府最高人民检察署检察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兼总干部管理部部长,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 第一、二届国防委员会副主席,第一、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1963年12月16日病逝于北京。

罗荣恒

罗荣恒 - 生平纪实

1902年11月26日生于湖南省衡山县寒水乡南湾村(今属衡东县)。从1919年起先后在长沙协均中学和青岛大学读书,曾参加反对军阀和帝国主义的爱国活动。

1926年秋在青岛大学预科毕业后赴广州,旋回家乡组织农民协会,进行反对土豪劣绅的斗争。1927年4月到武昌中山大学读书,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随即转入中国共产党。同年7月被派往鄂南通城从事农民运动,参与组织通城、崇阳农民武装,任党代表。这支武装在江西修水编入武昌国民革命军第2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他任特务连党代表,参加湘赣边秋收起义。经三湾改编到井冈山,历任中国工农红军(初称工农革命军)第4军的连、营、纵队党代表。

1929年底参加中共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古田会议),被选为4军前敌委员会委员。1930年8月任第4军政治委员。1932年3月任第1军团政治部主任。在第一至第四次反“围剿”斗争中,领导部队的政治工作,同时组织部队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筹粮款,扩大红军队伍。第四次反“围剿”后,改任江西军区政治部主任,总政治部巡视员、动员部部长,曾兼任扩大红军突击队总队长。领导扩红工作成绩卓著。 

1934年1月被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候补执行委员,获红星奖章。同年9月任第8军团政治部主任。长征中8军团撤销,他先后任总政治部巡视员、第1军团政治部副主任。到陕北后,参加了东征战役。

1936年6月入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学习,并兼任培训高级干部的第一科政治委员。1937年1月任军委后方政治部主任,7月任第1军团政治部主任。 

抗日战争初期,任八路军第115师政治部主任。1937年9月,率师政治部和少数部队,在晋冀边界的阜平、曲阳、灵寿一带发动群众,组织抗日武装,建立抗日民主政权。

1938年到吕梁山地区,与代师长陈光指挥午城、井沟和薛公岭等战斗,保卫了黄河河防。同年秋参加扩大的中共六届六中全会,随后任115师政治委员。1939年3月初与陈光率115师师部和主力一部进入山东,参与指挥樊坝、梁山等战斗,重创日伪军。他率领的115师部队,与山东人民抗日起义武装组成的八路军山东纵队并肩作战,先后在鲁西、鲁南、冀鲁边、鲁中、滨海地区发动群众,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发展人民武装,巩固和扩大抗日根据地。 

1941年8月任山东军政委员会书记。 1943年3月任山东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115师政治委员、代师长,后任中共中央山东分局书记,统一领导山东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党政军工作。

1944年开始组织一系列战役,实行局部反攻,巩固、发展了山东抗日根据地。1945年指挥部队在山东进行大反攻,控制山东境内的津浦、胶济、陇海铁路,收复除济南、青岛少数城市之外的山东大部地区。1945年6月,被选为中共第七届中央委员。

抗日战争胜利后,率山东主力部队6万余人进军东北,任东北民主联军副政治委员、东北军区第一副政治委员、东北野战军政治委员。

1949年1月任第四野战军第一政治委员。他作为中共平津前线总前委委员和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政治委员,参与指挥平津战役,主持和平解放北平的谈判工作。1949年6月以后被任命为中共中央华中局(后为中南局)第二书记,华中军区(后为中南军区)第一政治委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最高人民检察署检察长。1950年4月任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同年9月兼任总干部管理部部长,1954年6月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1955年11月任中共中国人民解放军监察委员会书记。

1952年领导筹建人民解放军政治学院,后兼任院长。

从1959年12月起,他在中共中央军委还分管民兵工作,曾任人民武装委员会主任,强调民兵工作要在地方党委领导下,围绕生产,结合中心任务进行,进一步明确了和平时期民兵建设的方向。他是中共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一、第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 

1955年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63年12月16日病逝于北京。

罗荣恒 - 精彩人生

经费被骗

罗荣桓初到鄂南组织农民自卫军时,因戴一副近视眼镜、文质彬彬且为人忠厚,任党代表的同时又被推举为管账。农军向修水转移时,罗荣桓除带行李外还提着装有二三百块光洋的箱子。有两个农军战士过来说:“我们帮你扛吧。”罗荣桓见二人很热情,就放心地让他们扛箱子。傍晚,部队宿营时却找不到这两人的影子。丢了全连的家底,罗荣桓懊悔不迭,此后办事就很谨慎。

多年后,罗荣桓还常提此事,说当年是秀才造反,脱不了书呆子气,要成为革命者不经过磨练是不行的。毛泽东听罗荣桓夫人林月琴说起过此事,毛泽东表示:“你看,他非常老实,但他又是一个聪明人,从这么一件事上就悟出了一条重要的道理,真是‘吃一堑长一智’。”

带病工作

在艰苦的战争环境中,罗荣桓负过枪伤,从1942年起又患上了严重的肾病。由于根据地医疗条件太差,罗荣桓强撑病体,常常坐在担架上坚持工作。他对夫人林月琴说:“我要订一个五年计划,争取再活五年,打败日寇。到那时,死也瞑目了。”1946年夏,他因病情加重被党组织送到莫斯科治疗,苏联医生切除了他的左肾,并建议他修养三年。罗荣桓心系东北解放战争,谢绝了医生的建议,刀口刚愈合便回到东北战场。直到1963年上半年,罗荣桓仍然抱病坚持工作。正如他经常所言:“有一份精力,就要为党多做一点工作。”

“政治元帅”

出身于乡绅家庭的大学生能够投身革命已属难能可贵,罗荣桓又是从部队最基层干起,与工农出身的战士同甘共苦,最终成为军内的“政治元帅”。

曾国藩左宗棠组建湘军开始,湖南近代就有从军习武的风气,故有人云:无湘不成军。在三位湘籍元帅中,彭德怀和贺龙均为行伍出身,而罗荣桓则是书生出身。尚武的社会环境对将帅的成长固然有重要影响,选择革命道路又是他们成就事业的关键。

深受五四运动影响的罗荣桓,当时同许多青年学子一样胸怀强国激情,不过最初的志向还是实业救国。罗荣桓开始时的志愿是当一名建筑师,所进的两所大学选择的专业都是理工科。在校期间,旧中国的黑暗现实和社会上汹涌澎湃的斗争浪潮使他无法坐下来安心读书,最终还是汇入这股革命洪流。

罗荣桓与多数因贫寒交迫而投身革命的人不同,他出身于富裕的乡绅家庭,又是大学生,自愿去过终日“红米饭、南瓜汤”且单衣草鞋的艰苦生活,还要闯九死一生的枪林弹雨,确实需要很高的觉悟和献身精神。能够做到这一点,关键在于他相信只有共产主义才能使中国富强,才能拯救苦难的人民。

 

罗荣桓更可贵的一点,又在于他能把理论信仰转化为艰苦奋斗的实际行动———从革命军队中最基层的连队干起,与贫苦农民出身的广大战士同甘共苦,而且身先士卒。榜样的作用与革命理论相结合,才能产生最有效的动员力量。罗荣桓能成为出色的政工干部,后来又成为军内的“政治元帅”,首先在于他自身的模范作用。

正直敢言

罗荣桓元帅虽然长期处在政治工作岗位上,但他在处理问题、发表意见、坚持真理等事情上却如同军事干部那样坦率、痛快和直截了当。在处理复杂问题时能够快刀斩乱麻;在重大原则问题上实事求是,即使面临巨大的政治压力,他也敢于坚持真理、公正无私。多年来,共产党及其军队的“左”倾错误多起于政治斗争,然而,长期从事政治工作的罗荣桓同志却始终坚持反对“左”倾,坚持实事求是,他为共产党及其军队所有的政治工作干部作出了表率。

在1930年,受“左”倾路线控制的党中央向苏区红军发出了打AB团的指示,肃清红军内部的反革命分子。在红四军中任政委的罗荣桓正在前线各部队检查反“围剿”中的政治工作,起初对打AB团的事并没引起特别的注意,但当他听说政治部的几个部长和一个年纪小小的勤务员也被抓甚至准备杀头时,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立即返回军部,一下马便听取政治部的汇报,然后去看被关押的犯人,当他见到蹲在墙角抽泣的一名未成年的小战士便问他是怎么回事,小战士告诉罗荣桓,他因替几个被称为是AB团的红军战士买过花生米和酒就被说成也是AB团的人。罗荣桓气愤地责问保卫干部:“这是个小孩子,怎么会是AB团?”他命令立即放人。罗荣桓冒着被打成AB团成员的危险,在“左”倾分子的屠刀下救出了几十个同志。为此他被某些领导说成是“右倾”。

抗日战争期间,康生把苏联“反对托洛茨基”的斗争带到中国,硬是在中国制造一个“托陈取消派”,还为此散发了小册子。一些怀有种种目的的干部受小册子的影响,搞起了“肃托”斗争。在山东范围内出现了苏鲁豫区的“肃托”斗争,抓了很多人,并且开始杀人。正在鲁西布置反扫荡斗争的罗荣桓接到杨得志等人关于苏鲁豫“肃托”斗争的电报,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他立即电告该区党委,不准杀一人。然后马不停蹄地赶赴苏鲁委所在的湖南地区。他带上一支警卫部队和一一五师保卫部的全部干部骑马赶路,一路顾不上休息。在他到达之前,已有三百人被无辜杀害,还有数百名党员、干部被关。湖西区掀起一股狂风恶浪,严重伤害了人民的抗日热情。

罗荣桓赶到之后,马上找制造“肃托”事件的王仁和王凤鸣谈话,问他们被打成托派的人证据何在?用没用刑?罗荣桓气愤地质问:“你们抓了这么多人,杀了那么多人,既不请示,又不报告,无法无天到什么地步!我要不是带着部队来,也会把我抓起来的”。罗荣桓随后找已经定罪的“托派”重要人物谈话,一了解,全是搞逼供和骗供弄出来的。罗荣桓完全清楚了,这是一次人为的冤假错案,他与其他干部简单商议之后,当即宣布把被关押的人全部释放,回原岗位工作。一下子救出了几百名党员、干部。罗荣桓含着泪对受害的同志们说:“同志们,你们受苦了,受委屈了!”被冤屈的同志听到此言禁不住失声痛哭。制止“肃托”事件后,罗荣桓又请示中央对湖西“肃托”事件制造者进行了处理。

新中国成立之后,于1957年开展了反右斗争。运动一来,“左”倾之风又起,很快出现了扩大化的趋势。罗荣桓在多次讲话中都坚持,划右派一定要慎重,不能因说了一两句话就打成右派。在总政治部的划右派斗争中,文化部长陈沂被定为右派,此时罗荣桓已辞去总政主任之职,干预未产生效果,但在陈沂被打成右派后,他照样称他为同志,关心他的生活和写作。在他的帮助下,陈沂的右派帽子得以摘掉并在《解放军文艺》上发表了小说。象这种“无所顾忌”地关心“右派”同志的领导干部,在那个年代是不多见的。

林彪当上党的副主席之后,由于各种原因,是很少有人敢碰他的。虽然意见不少,但能够当面交锋的并不多。罗荣桓就是敢于与林彪当面交锋者之一。他对林彪倡导的学习毛泽东思想的方式持不同意见,认为只学语录、“带着问题学”,“急用先学,立竿见影”,这是把毛泽东著作庸俗化。于是,1961年4月30日在军委常委第二十六次会议上,罗荣桓当面向林彪指出“带着问题学毛选”的提法不妥,引起林彪的不满。但罗荣桓仍坚持以科学的态度学习毛泽东著作。坚持真理、主持正义、不顾私利,对于任何一个人,尤其是有切身政治利益的高级干部来说是很不容易的。但罗荣桓却做到了,而且一生如此。这一光辉的形象永远值得后人学习

想当老师

在十大元帅中,只有罗荣桓是学生出身,在25岁之前,他一直奔波在青岛、武汉、上海、广州等地的求学路上,和当今的年轻人一样,希望通过考试,实现自己当工程师的理想。然而,现实的黑暗,最终使他放弃了当工程师的理想,投笔从戎,走上了当兵之路。

1927年4月,正在武汉中山大学理学院读书的罗荣恒参加了共产党,8月,组织派他组织鄂南通城秋收暴动,出任通城、崇阳农民自卫军党代表。“三湾改编”后,罗荣桓被任命为特务连党代表,成了红军中最早的七个党代表之一,从此罗荣桓南征北战。28年后,戴眼镜的罗政委凭着赫赫战功和独特的政工才干,被授予了共和国元帅军衔,成为最早的七个党代表中唯一的元帅。

想靠实业救国的罗荣桓还是靠枪杆子改变了中国的命运。但他少时的理想却并没有因为当了元帅而湮灭,他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孩子们的身上。儿子罗东进笑言:“我听他说过几次,他说能让我去教书最好,我最大的愿望是当个老师。”

家风严谨

他教育孩子讲得最多的话是:“不能忘本。”他对孩子们做事的要求是:“不患不成,而患不坚持耳。”罗荣桓在给罗东进的信中专门叮嘱说:“你在引用我的话‘要依靠自己吃饭’,看在什么问题上讲的,那不是要把个人与集体存在对立的说法。干部子弟有些不争气,须要互相帮助改正,不要轻易给人戴上‘腐化’帽子。干部子弟中有特殊优越感,在同学中生活中表示(现)突出,不艰苦朴素,应该劝导,要保持革命的光荣传统。

“对同志应是互相信任的,互相听取不同的意见,决不能只相信自己,不相信人家,排斥人家意见。要经常记着毛主席的话,‘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一纸家书,见证了一位元帅父亲的良苦用心。

罗东进回忆道:“我爸爸经常对我讲,你们决不能做满清的八旗子弟,躺在父辈的功劳簿上,不思进取,不学无术,整天就知道提笼架鸟,专横跋扈。”

有一次,部队打了胜仗,罗东进拣了个日本士兵的破防毒面具戴在头上,跑到街上又蹦又喊,把老乡的孩子吓哭了。罗荣桓知道后,就严厉地批评他说:“你寄养到老乡家的时候,路都不会走,是老乡用高粱煎饼把你养大的,老乡待你像亲生儿子一样。可你刚从老乡家里回来,就忘了本!你知道什么叫群众纪律吗……”说完后,又叫罗东进在屋内反省,以便牢牢记住这件事。

有一年冬天,罗荣桓的夫人林月琴给罗东进买了顶棉布帽子,罗东进嫌样子不好看不愿戴,要买一顶皮的。罗荣桓知道了,把罗东进狠狠批评了一顿:“小小年纪就讲究这讲究那,这还了得!”他告诉林月琴以后对孩子的生活不要过多操心,在政治思想上要多关心一点,他曾经说:“教育孩子是件麻烦的事情,急躁不行,夸奖太多了也不好。不过有一条,做父母的完全可以办到,那就是,只要发现他们有一点不好的苗头就指出来,要他们改正,不让它发展下去。”

罗东进上小学时,子弟学校离家很远,每星期回家一次,都是机关用大轿车集体接送。有一个星期六,学校放学晚了,家里人派车去接了一次。罗荣桓发现后把全家叫到一起,严肃地说:“汽车是组织上给我工作用的,不是接送你们上学的,你们平时已经享受了不少你们不应当享受的待遇,如果再不自觉就不好,那样会害了你们自己。”他又吩咐工作人员:“以后绝对不准用小车接送孩子,让他们搭公共汽车也是个锻炼嘛!”

有一次,罗东进和妹妹放学回家,没有搭上公共汽车,天很晚了还没有到家。家里担心路上出了什么事,罗荣桓也有点着急了。这时两个孩子满头大汗,一身尘土走进门来。问清原因后,罗荣恒高兴地表扬他们说:“好,好,你们做得对,今天你们搭不上车走着回来,不怕苦,不怕累,这种精神要发扬,要长久地保持下去。”

罗荣恒 - 个人荣誉

 1955年被授予元帅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罗荣恒 - 人物评价

在1929年底的古田会议上,罗荣桓以基层政工干部的身份当选为红四军前敌委员会委员。毛泽东当时评价说:“罗荣桓是个人才,是一位很好的领导干部,对这个同志我们发现晚了。”

对于罗荣桓在山东的功绩,毛泽东在1962年曾有过评价:山东只换上一个罗荣桓,全局的棋就下活了。山东的棋下活了,全国的棋也就活了。山东把所有的战略点线都抢占和包围了———北占东北,南下长江。

1963年底,患肾癌多年的罗荣桓元帅在北京医院逝世,他的离世让毛泽东悲伤不已,夜不成寐,挥笔写下的《吊罗荣桓》一诗:记得当年草上飞,红军队里每相逢。长征不是难堪日,战锦方为大问题。斥鷃每闻欺大鸟,昆鸡长笑老鹰非。君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

《吊罗荣桓》这首七律,应该说是目前可见的毛泽东惟一的一首严格意义上的悼诗,足以体现毛泽东对罗荣桓的友情和器重。邓小平在悼词中说:“罗荣桓同志是人民解放军杰出的领导人之一。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为中国人民革命的胜利,为我军政治工作的建设,树立了不朽的功勋。”

党的三代领导人对他都有评价:

毛泽东说:罗荣桓是个老实人。

邓小平说:罗荣桓是个厚道人。

江泽民说:罗荣桓家风严谨。

TAGS:
名人图文
  • 罗荣桓

    罗荣桓,原名慎镇,字雅怀,1902年出生于湖南省衡山县一个乡绅家庭,中国军事家,政治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建人和领导人之一,是中共第七届中央委员,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一、第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1955年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

名人推荐
热点名人
  • 罗荣桓

    罗荣桓,原名慎镇,字雅怀,1902年出生于湖南省衡山县一个乡绅家庭,中国军事家,政治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建人和领导人之一,是中共第......